鳳凰網游戲 > DOTA2 > 正文

將Ti9留在風中,不曾后悔的青春,別了!

2019年08月27日 15:55
來源:鳳凰網電競

來源:BB姬Studio 作者:?mikasa

Ti9敗者組決賽,Liquid和LGD的第二局激戰正酣,大老師(DotaPlus附帶的AI預測功能)顯示LGD的勝率來到了98%,同時LGD手里還握有一個賽點。

你在電腦前屏住呼吸,精神緊繃著,腦子里開始胡思亂想,“萬一到了決賽又是Ti8 的劇情咋辦?”。如果LGD晉級決賽,他們將對陣老對手OG,正是后者在Ti8決賽上逆轉LGD奪冠。

然而沒想到,幾波莫名其妙的團戰后,LGD在大幅度領先的情況下被翻盤。一把碾壓,二把被翻,三把被碾壓的劇本確實上演了,只是早了一輪。

第三把,說實話,你在開場前就嗅到了死亡的氣息,LGD被壓在高地的時候,你也覺得有東西壓迫著心臟,直到LGD打出GG的瞬間才緩了過來,但隨之而來的是茫然若失的惆悵。

十分鐘過后,你逐漸接受了事實:本土作戰的Ti9,中國戰隊全軍覆沒,LGD只拿到了第三。

LGD教練357賽后微博

沒人能抗住這樣一種失落。

十年前你還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,過著百無聊賴的校園生活。在學業的壓力下,游戲成了為數不多的情緒宣泄口,你覺得去黑網吧打兩把游戲就算叛逆了,后來才知道這叫青春。

2005年,你在電視上看到了Sky奪得WCG冠軍的鏡頭,知道了玩游戲里還有一種東西能叫電競,不久后,又在某個網站的首頁推薦位上找到了一張叫Dota的地圖。

這張地圖是多么普通又多么特別,他有著最簡單易懂的玩法,但卻在機制層面展現了無限的可能性,更特別的是還需要團隊配合。不知為何,每次在Dota里的勝利都令人血脈賁張,這是別的地圖,乃至游戲無法給你的。

你開始拉著身邊的朋友玩,那時沒有多少游戲可選,即便Dota的上手難度不低,但大家慢慢地也都學會了。11天梯火的時候,你很快沖上了1500分,最高分的選手也就2000多,你心想說不定有一天我也能打職業。

是的,打職業雖然不被認可,但對任何那個年紀的游戲男孩來說,都是一個無法回避的誘惑,你從新聞里經常看到Dota選手被欠薪,無家可歸的新聞,但同時又對那些光鮮的ID心馳神往,“為什么一個臺下和我差不多的吊絲,能在臺上閃閃發光?”

最后你還是沒有勇氣和爸媽說起這個夢想,但在一場場Dota比賽中,你無意間被埋下了一生受用的品質——好勝心。這股好勝心幫你在高三沖刺階段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去了一所段子里常說的“網速好的學校”。

上了大學,Dota的畫面、操作變得略顯過時,人氣也沒有以前火了,身邊的朋友都叫你去玩一款叫英雄聯盟的新游戲。你打了兩局人機,發現還是不對胃口。這時從遙遠的美國西海岸傳來消息,Dota2要出了。

Dota2測試之前,你看了看全球碼的價格和自己口袋里的生活費,一邊默默去貼吧收了一個限區碼,一邊安慰自己掛著“科學上網”,頂著100延遲玩,根本不是什么障礙。

大學生活既空虛又充實,你找到了幾個志同道合的伙伴,強行安利他們也愛上了Dota。后來游戲公測,但玩的人好像還是那些。你參加過一些小比賽,拿了點小成績,也曾為了一兩個技能的釋放,跟室友吵得不可開交,但第二天大家又嘻嘻哈哈了。

但你的故事差不多也就到這兒了。每個人都是要長大的,當你發現大學四年好像沒學到什么,一股焦慮感涌上心頭。你意識到,是時候和Dota暫別了。

沒人能抗住這樣一種失落,就像從生命中強行割掉一部分。畢業那天,你嘴上說“大家以后有機會多開黑”,心里卻知道這樣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少。

沒過過久,為了融入公司里的小圈子,你玩起了玩王者榮耀,成了開黑群的大腿,當別人問起你“為什么你玩得這么厲害?”,你一開始還會說:“我是Dota老玩家,這種游戲不是信手拈來?”。“Dota是什么游戲?”,這種反問聽多了,你也學會了笑一笑應對。

但要說你和Dota還有什么情感鏈接,那就是Ti了。每年的8月,你會覺得一切都回來了。

你并不是從Ti1就開始關注的老觀眾,百萬獎金確實很吸引人,但直到Ti2中國隊伍奪冠,你才真正感到了共情的榮譽感。

V社在Ti3開啟了眾籌制,玩家購買對應的虛擬物品越多,獎金池就越高。剛工作的你還沒有閑錢買幾件體面的衣服,但每年的Ti本子都要充個幾百級,邊上的人都納悶,你說反正也是為中國隊充的。

這些年里,你看著曾經馳騁沙場的老將們一個個退役,有的成為了主播,有的消失在了江湖,又再看著那些成為主播的老將,從天梯沖分的常客,變成了插科打諢的娛樂選手。你喜歡看他們解說Ti,聽他們談起從前的往事,自己也會有種時間倒流的錯覺。

并不是每屆Ti都有一個好結果。Ti3的滑鐵盧,Ti7的絕望歷歷在目,但Ti4的NB,Ti6的Wings又給了你力量。所謂的雙數年奪冠魔咒,與其說是迷信,不如說就是一口氣,甚至有一刻,你覺得是Dota給了你繼續生活的勇氣。

但這口氣在去年泄過一次。LGD輸掉Ti8的當晚,你打開了Wings奪冠的記錄片,來回看了十幾遍。群里的好友都在說,“刪游戲了、不充值了、青春走了”,但你卻裝無所謂一樣安慰說:“明年在上海,我們贏回來”。

沒人能抗住這樣一種失落。

2019年是你玩Dota最少的一年,在線的時間也大多是在下棋,難得開黑也不計較勝負了,但隨著Ti9的臨近,一團火又莫名燃燒起來。

Ti淘汰賽的前兩天,你趕去了現場看比賽——心驚膽戰地請了幾天年假,花了幾千塊錢買的黃牛票。每個不懂你的人都覺得這個決定很扯,哪有什么游戲能讓人堅持十年,哪有什么冠軍能讓人看得比自己的世俗成功更加重要。

你沒有回答,反正就是去了。果然不虛此行,即便五層看臺的觀看體驗還不如看直播,但你沉浸在現場的氣氛里,并且驚訝地發現,原來中國還有這么多熱愛Dota的玩家。

你還目睹了現場求婚。找一個打Dota的女朋友也曾出現在你的幻想里,但現在新褲子聽多了,覺得找個“格子間的女孩”也不錯。

前兩天中國隊的成績令人滿意,除了KG,都發揮出了正常水平。一天的比賽結束后,大批人群涌向地鐵站,他們的臉上掛滿了疲憊,其中的大部分人一看就不是學生模樣。

突然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“黃牛司馬”,聲音的源頭爆發出一陣哄笑,但很快又都安靜下來,人群繼續向前蠕動著。你知道,當他們走進地鐵,睡一覺起來,就會暫時放下Dotaer的身份,重新戴上生活的面具。無論輸贏,生活還在繼續。

你也是如此。因為時間和經濟原因,你沒法去現場看最后兩天的比賽,但還是空出了周末,準備看著中國隊伍在本土奪冠。

倒數第二天,當LGD在勝者組決賽,被OG戰隊2比1擊敗的時候,很多人已經想到了歷史重演的可能性。但如果不是親眼目睹,誰愿意相信LGD會再一次輸給自己呢。

緩過神來后,你竟然有些慶幸,沒有花錢去看決賽日的比賽,但很快轉頭逛逛微博,又被刀塔玩家們的感慨傷透了心。自我安慰沒有起作用。

圖源@比原粉絲團:“大夏天30多度,網吧里,周邊的人都在玩LOL,他穿個隊服,在洗手池那一遍一遍的洗臉。”

并不是全無令人興奮的消息。Ti10將在瑞典舉辦,Ti的全球化戰略意味著Deadgame遠沒有Dead;兩個新英雄如期宣布,“虛空之靈”還是由葛平老師配音的;至寶投票藍胖子勝出,論壇里的拉票混戰給了你不少樂子...

但這些消息,至少在這一天里,無法觸及你的空蕩蕩的內心。

你心里清楚,這次的失利并不是運氣的問題。在看了兩場OG和Liquid的決賽后,你甚至覺得“LGD確實不配打決賽”。理性分析下西恩刀塔衰弱的原因?別傻了,你早就是云玩家了,如果不聽解說,可能連比賽的局勢都看不懂了。

當然,你還是會為精彩的比賽喝彩,為OG戰隊的雙冠王鼓掌,但就是有點不甘心:為什么不是我們?

再努力一年吧,將Ti9留在風中,你對中國戰隊們說,也是對自己說。

哎,怎么又下雨了。

[責任編輯:趙鳳鵬] 標簽:Ti9 LGD DOTA2
打印轉發

| 賬號登錄

X

還沒有賬號?立即注冊

忘記密碼?

其他登錄方式:

| 賬號注冊

X

請閱讀注冊協議并勾選同意

已有賬號?立即登錄

四虎网站-四虎